於所在之處發揮最強大的力量

米拉‧麥克尤恩 美國
一名穿著護士服的女士微笑的照片。
(照片來源:Kate Deatrich)

透過發掘自己的佛性,米拉‧麥克尤恩(Mira McEwan)能以全新的視角看待自己的工作、人際關係以及自身能為周遭環境帶來正面影響的能力。

跟處理所有入住病人的做法相同,我在與威爾馬(Wilma)本人碰面之前,先讀了她的檔案。她高齡70多歲,得的是阻塞性肺病。從我身為護理人員的經驗來判斷,這疾病會讓人處於很不好的健康狀態。因此,當威爾馬在2017年來到我們護理設施時,我很訝異地看到她非常健談,自己推輪椅到處走動,玩著賓果遊戲,還有辦法幫助他人。她的能量像漣漪一般向外擴散,鼓舞了身旁的人。我心想:「這位女士真是活力四射啊!」我們開始交談,很快地就聊到她修行多年的佛法。

我理解到,自己其實是在自身之外,向神祇,或是向生命外部的力量尋求解答。

在那段時間裡,我的人生發生了許多事情:丈夫受抑鬱症所苦,家人間的關係岌岌可危,再加上我因為在職場被不公正地指控從事毒品交易,專業證照即將被撤銷。我尋求了許多宗教信仰及修行方法,希望有智慧度過這些挑戰。然而,與威爾馬的談話讓我理解到,自己其實是在自身之外,向神祇,或是向生命外部的力量尋求解答。威爾馬告訴我,佛法教導了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存有「佛性」(佛界境涯)這個最美好、最值得尊敬的境界。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renge-kyo)就能開啟這個境界。

在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這個行為稱為「唱題」)之後,我開始改變自己面對生活中種種問題的方式。丈夫的健康情形、家人的爭吵,還有職場上的指控,也全部在短短數個月之內撥雲見日、得以解決。但是,最重要的是佛法在我工作上注入了新的意義。

全新的照護方式

在從事護理工作的20年間,我一直都在服侍他人。值遇佛法之前,自己其實在工作時抱著一種劃清界線的態度:我是護理人員,對方是病人。但是佛法卻帶來全新的思維:病人其實是我在前世就締結緣分的人。護理工作遠不只是一種適合我的謀生方式,更成為了我心靈成長上重要的一部分。職場繼而變成讓我與宿緣深厚的人一起前進的場所。

伴隨著老化和疾病而來的種種挑戰有時會讓我的病人感到無助以及羞恥,我開始將這些感受視為遮蔽他們佛性的薄紗,和同事或是住民的每一次互動,都成為我能鼓勵他們真心尊重自我的契機。

隨著疫情在2020年開始肆虐全球以來,長期照護機構內部的挑戰變得更嚴峻。「關閉」我們區域的照護機構意味著禁止任何探視活動。住民被隔離在自己的房間裡,沒有任何活動,也沒有團體用餐或是社交來往。那種驚恐是很難用言語傳達的。他們只能看電視,但是電視中卻經常刺耳地報導2019冠狀病毒病的高死亡數,特別是照護機構裡的死亡人數。

我唱題祈求……不論我到何處,佛界都要是在場最強大的力量。

唱題是我不斷前進的動力泉源。我祈求能擁有智慧,在與每個人邂逅時都能展現出自己的佛界生命;不論我到何處,佛界都要是在場最強大的力量。對那些特別脆弱、極度焦慮或是困惑的病人來說,有時這僅僅意味著陪伴在他們身邊、握著他們的手。我幾次有幸陪伴臨終的病人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這些住民不僅是因為2019冠狀病毒病而過世,2019冠狀病毒病甚至不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隔離的狀態也同樣大幅提高了死亡率。

我特別撥出許多時間與一位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或稱漸凍人症)的年輕女病人相處,她的症狀是快速惡化的。我決心要跟她建立繫絆,但是她只能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進行溝通,她需要的是時間,而醫療照護系統中經常缺乏的就是時間。於是我決定去找出時間,提早抵達工作場所,以便我們能慢慢來,傾聽她的談話,讓她知道我很重視她要表達的內容。我不斷思索佛法中有關「自他不二」的法理,也提醒自己,若我有不同的宿命,與疾病對抗、臥病在床的人就會是我。

由於真心認同這個法理,我能夠同理對方,了解他們的不安全感、想要以及需要的事,從中能自然而然地意識到自己該怎麼做最好。跟那位年輕女士相處,跟其他病人也是一樣,從不需要什麼刻意的舉動。有時候一個恰逢其時的笑話就能逗得她大笑,我也跟著笑,因為我知道,我們一起走在邁向佛界的正確道路上。

以唱題揭開早晨的序幕,加上為這位年輕女性帶來歡喜的額外努力,改變了我當天與其他人互動的模式。即使在疫情大流行那樣令人害怕不安的狀態中,我發現自己可以是歡喜的、甚至是有趣的,不論是住民或同事,他們因我而感到放鬆。我的這些努力也如同漣漪般擴大,大家能夠以比較輕鬆的心情做事。

在經歷疫情之前,「廣宣流布」,或者說透過宣揚日蓮佛法的理念來達到世界和平,這個想法有時讓人覺得遙不可及。但是藉由誓願與病人在危機期間共度難關及共享歡笑,我得以更深切地理解其中的意涵,也有機會親眼見證,自己充滿決意地祈求下,這個行動在我所在的環境中發揮力量,並向外擴散,為那些深陷苦惱的人們帶來鼓勵。

如果在那樣的困境中也能帶來這些變化,我深信,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產生改變的。

來源: 2022年1月14日美國SGI刊物《世界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