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阻力為助力

韋恩‧蕭特 美國
韋恩於2015年5月演奏薩克斯風 (© Jack Vartoogian/Getty Images)

韋恩‧蕭特是美國傳奇性的爵士薩克斯風演奏家、作曲家,也是創價學會長年以來的會員。蕭特演奏薩克斯風的精湛技藝在全世界贏得了肯定,至今已六度獲頒名譽博士學位,並且贏得11座葛萊美獎。《紐約時報》讚譽他為當今爵士樂界最重要的作曲家。蕭特在高齡88歲時,與葛萊美獎五度得主愛絲佩藍薩・斯伯汀合作,完成了生平第一部歌劇作品《伊菲革涅亞》。對他而言,這部作品是職業生涯的延續,而非巔峰。

蕭特先生在此談到《伊菲革涅亞》的創作歷程,以及佛法修行如何幫助他打開困境,並以「儘管來吧!」的精神,迎向生命中的種種挑戰。

您可否與我們分享,《伊菲革涅亞》如何從一個想法發展成如此豐碩的成果?

我從高中時期就開始嘗試寫些音樂作品。在被徵召入伍之前,手上進行的是一部歌劇,劇名是「歌唱課」(The Singing Lesson)。我不斷地在隨身的一本小冊子中記下東西,但是從來沒有發表過。之後我以薩克斯風樂手的身分,獲得一些知名樂團的試鏡機會。我曾加入亞特布雷基與爵士信差樂團,後來加入了邁爾士‧戴維斯的樂團。最後成立了自己的樂團──「天氣預報」(Weather Report)。隨著時光的流逝,我仍持續地在小冊子中創作。

透過佛道修行,我了解到沒有任何事會白費或是沒有價值。生命中每一件事都與我在佛道修行的悟得和成長有關。即使當時沒能與唱片公司簽約,沒能寫下發燒金曲。我都不擔心,只管繼續前進。

然後我認識了愛絲佩藍薩・斯伯汀這位年輕女士。我當下心想:「這真是一位有原創力的人才。」其後我們再度在歐洲碰面,一同受訪。聊天時她問道:「你19歲就著手寫了一齣歌劇,怎麼不繼續呢?」佛法教導我,一旦承諾要做某件事,就應該去完成它,不應該半途而廢,而導致日後的懊悔。因此我決定繼續編寫這齣歌劇,愛絲佩藍薩則自告奮勇,扛下尋求贊助的重任。

韋恩與愛絲佩藍薩並排坐著看著樂譜。
韋恩與愛絲佩藍薩・斯伯汀進行《伊菲革涅亞》的排練 (照片來源:Jeff Tang/Real Magic)

愛絲佩藍薩還說她可以負責歌劇的唱詞部分。在疫情爆發之前,我們一起在葡萄牙閉門工作。我們各自進行自己負責編寫的部分,沒有演奏,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聽到對方的成果,整件事於是開始有了進展。

在這個過程中,您曾遭遇什麼挑戰嗎?

在這齣歌劇的創作過程中,我因病必須住院,且一度瀕臨死亡。在半夢半醒的情況下,我做了奇怪的夢,但我能看到我在創價學會中的所有朋友,也聽得到我的太太卡羅萊娜(Carolina)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renge-kyo)」(這個行為稱為「唱題」)。在我醒來之後,我順利地回到工作崗位了。

有幾家歌劇公司曾經表達合作的意願,但是我們不想將主導權交到別人手上。愛絲佩藍薩問我,我真心想要的是什麼?我告訴她,我想創辦一家能實現夢想的公司,叫做「Real Magic」。現在,我們已經創辦了一家公司,合作的對象都是些了不起的創作者、製作人、指揮、導演以及設計師。

韋恩手持《伊菲革涅亞》的總譜。
2019年12月,韋恩手持《伊菲革涅亞》的總譜 (照片來源:Jeff Tang/Real Magic)

2021年11月,《伊菲革涅亞》的首演在美國波士頓愛默森學院旗下當代劇院製作組織(ArtsEmerson)登場,每晚都是座無虛席。人們說,從來沒見過這種等著進歌劇院的隊伍排到街角的盛況。觀眾中有許多年輕人,但是沒有人介意是否該穿上燕尾服。相較起以往聽歌劇的人都是鼻孔撩天,舉止自大傲慢,現在已經不同了。

您是否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得到《伊菲革涅亞》?

沒錯。過去有許多作曲家也是希望大家都能欣賞到他們的作品,他們希望一般人都能進歌劇院,連莫札特都走到街上邀請朋友。只是那些貴族以及有錢人設了屏障阻止庶民接觸藝術。我真想對這些人說:「別自以為是了,打開門讓我進來吧!」我想藉由《伊菲革涅亞》打破這道門,讓每個人都可以入場觀賞。

如今您已是全球知名的爵士界傳奇人物。您是否曾經心生懷疑或遇到過阻礙?

我非常榮幸被新澤西的羅格斯大學詢問,是否可以將他們正在興建的嶄新音樂大樓命名為「韋恩蕭特音樂學院」(Wayne Shorter School of Music),還頒贈名譽博士學位給我。截至目前我有6個名譽博士學位,包括茱莉亞音樂學院、新英格蘭音樂學院以及柏克利音樂學院。我的一位朋友見證了這棟新建築物動土。這些對我都是很大的鼓勵。

我從來沒有想過走回頭路,就如我的一件T恤上面印的字樣:「絕不放棄」。當我在住院期間無法呼吸時,就用一半的音量唱題,這樣能讓我唱得更多。我感覺得到,所有唱題的過程都推動著自己前進,把一切想停滯、放棄或是猶豫的念頭拋在身後。這不是我的固執、剛愎自用或是桀驁不遜,而是更為深奧的態度。

透過佛道修行,我了解到沒有任何事會白費……生命中每一件事都與我在佛道修行的悟得和成長有關。

我很清楚,除非我自己想放棄,沒有人能夠改變我的態度,沒有任何外在的力量可以迫使我放棄這個精神。我很喜歡池田大作會長給的這句指導:「信仰就是無所畏懼」這句話非常深刻地刻畫在我的生命中。所以我告訴自已:「前進吧!」

您有沒有什麼話,可以送給那些剛剛開始佛法修行的年輕人以及出於恐懼而不敢追求夢想的青年?

池田會長曾經說過,要讓苦難與阻礙成為自己的助力。為了能夠做到這點,我們必須學習並實踐佛法哲理。無所畏懼和害怕做某件事是極度強烈的對比。人們到底害怕什麼呢?害怕未知的事物、怕被批評、被拒絕。害怕別人以你覺得羞辱的方式看著你、談論你。怕你的長輩、上司,也害怕身邊那些排擠你、認為你很瘋狂或是愚蠢的人們。害怕別人反駁自己的想法。害怕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也怕被處罰。這些恐懼都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我有時候說,許多人從一出生就畫地自限。有些人會像海龜寶寶一樣游向大海,但很多人卻做不到。我們都應該游向生命智慧的大海。

我唯一的決心,是要具體實踐「煩惱即菩提」這個道理。對我而言,這意味著嘗試去做某件事,當你覺得沒辦法繼續走下去時,在生活中重新開始。而且,要認真生活。在各個方面身體力行「妙法」及「蓮華」,了解自身就是「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體現,自身的生命就存在佛的境界。我不是說著玩的,具體實踐和只是談論是完全無法相比的。目前我也竭盡所能去體現這個哲理。年輕的朋友們,你們應該去讀讀日蓮大聖人以及池田會長的著作。

聽說您將這齣歌劇獻給池田會長及其夫人。

我要將這齣歌劇以及Emanon這張音樂專輯都獻給他們。自從認識池田會長以來,我一直覺得他了解創作過程的真義以及精髓。他能夠簡化生命中看起來難以解開的困境,也知道該如何理解及享受那些過程。

您如何定義成功這件事?

我所定義的成功是,在你遇到許多的阻礙,並將其一一突破之後,還能迎向更多阻礙。就像我說的:「困難儘管來吧!」我很清楚,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是將阻力化為助力的關鍵。

如果你將成功視為助力,那就完了,你落入圈套,而且也被矇騙了。就好像在地獄待久了,會誤以為那裡是天堂一樣。我不會一路得意歡笑地邁向所謂的成功,也不會認為成功是我宿願得償。對我而言,成功一直意味著「煩惱即菩提」,這是我的座右銘。

有一些名人來參加我們創價學會的地區座談會,他們希望自己不是基於魅力、成就以及財富而享有盛譽。想超越這些因素,就必須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生命,這就得學習佛法哲理。

我也要繼續學習,事實上,該研讀的東西還有很多。我打算在現有的基礎之上,取得更多成果。

來源: 2022年1月1日美國SGI刊物《世界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