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的大學實現碳中和

菲利普・阿爾溫德・弗蘭克 德國
菲利普・弗蘭克和兩頭牛站在田裡。

在自己感興趣或努力的領域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創造或促進正面的改變。菲利普・阿爾溫德・弗蘭克(Philip Arvind Franck)親身體會到,這不僅僅是理論上的想法。

我在2017年離開家鄉漢堡,到布倫瑞克工業大學就讀環境工程,夢想是與他人合作,促使世界變得更好,甚至解決這個時代面臨最大的難題之一──人類導致的氣候變化。

我全心全意地學習,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並經常和大家分享我的抱負。然而,當時的我並沒有為我的理想採取任何具體的行動。心想:我怎麼能辦到?我畢竟只是個學生。將來,我就真的能學以致用。

2019年,被格蕾塔‧通貝里以及全球成千上萬學生一馬當先的行動鼓舞,我校的幾個學生齊聚一堂,希望展開除了讀書以外的行動,為全球變暖和環境污染等問題,尋求具體、地方上的解決方案。雖然進行方式還不是很明確,但是光是知道有我們環境工程圈子以外的學生加入,而且大家目標一致、同心同德,就已經令人感到雀躍。全校有越來越多學生響應。

踏出第一步

池田大作會長寫到:「由於氣候變化的問題無人能夠倖免,為了謀求對策,它有可能成為一個契機,促使全球人類達致前所未有的團結和行動。而我們能否激發這一潛力,其成敗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

禮堂裡充滿等待講者上台的學生
大學全體會議的出席率超乎預期 © Students for Future Braunschweig

我發覺: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我們也必須做些什麼。如何進行已經不是重點,踏出第一步才是關鍵。秉持著那樣的決心,我投身其中。很快地,「布倫瑞克的未來由學生捍衛」(Students for Future Braunschweig)團體成立。不過,馬上就遇到一個重大挑戰。為了讓校方聽取我們的訴求,全體大會必須至少有1000名學生參加。學校在過去12年,不曾有過這樣的紀錄,況且我們只剩下兩周的時間籌辦!

這段期間,我不斷地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renge-kyo)」(這個行為稱為「唱題」),四處奔走。即使不是我們報名的課,我們也會到課堂上宣傳,還在各式各樣的WhatsApp群組中發布消息,拼命地發傳單。我也很自然地和好幾位同學談起佛法(有兩位同學已開始修行佛法)。在唱題的時候,我逐漸體會到,信仰和我生活的各個層面都息息相關;也領悟到,自身的突破與正面改變可以鼓舞他人,他們再去啟發別人,這些漣漪會繼而形成一波波可持續的變革浪潮。

最後,1700位學生出席氣候全體大會,與大學的主席團討論地方上的氣候問題,我甚至有幸在大會上演講。雖然籌辦過程非常不容易,但是我非常感謝有機會為我們的共同目標做出重大貢獻。

人為因素

在撰寫本文之時,全體大會至今已過了一年。一路來,難關重重,但因為我們從未放棄,最終都能過關斬將。如今,大學定期舉辦一系列由知名教授主講的公開氣候講座、學校餐廳現在改為供應可持續糧食(或稱永續糧食),此外,主席團設立了由教授組成的可持續理事會,其根本使命在於讓學校實現碳中和。不可思議的是,我受邀以學生代表的身分加入該理事會。起初,想到責任重大就有一些猶豫。後來在一位德國SGI會員的鼓勵下,我毅然決然地答應了!

我們不能低估一個人,尤其是一群人,抱持著堅定的精神努力後,可以取得的成就。

在開始大學生涯時,我腦中是有個想法沒錯,我也會開始跟朋友討論,但是從未想像自己能就這個想法採取這麼多行動。另一件令我驚喜的事是發覺我的信仰和我的一舉一動息息相關。課堂教導我,人可以從技術層面處理許多問題。例如:建造更多的風力渦輪機(或稱風力發電機)或太陽能板。然而,長遠來說,有些環境問題並非從技術層面就能解決,唯有回到最根本的人的層面,從人的意識、行動、互動和創意出發,方能解決。

通過這個經驗,我學到不要小看自己可以為理想、使命奔走的能力。我們不能低估一個人,尤其是一群人,抱持著堅定的精神努力後,可以取得的成就。我也體會到,當個人進行人間革命(人性變革),「成為自己想看到的改變」,就已經在對解決如氣候變化等全球問題做出重大貢獻。以上是我想和別人分享的。

我決心,身為布倫瑞克工業大學的學生,我們一定會齊心帶領學校在2030年以前實現碳中和。

來源: 2020年9月第352期德國SGI刊物 Ex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