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平凡的人生

安唐・歐文-希克斯 英國
一名微笑的男士。
(© 安唐•歐文-希克斯)

Carreg Lafar樂團的安唐・歐文-希克斯(Antwn Owen-Hicks)值遇佛法,意外開啟自己投入威爾士(或稱威爾斯)傳統音樂最前線的人生。

「各方面都很平庸」是我在開始信仰日蓮佛法前,對自己的看法。年輕的我憤世嫉俗,對不公不義的事看不順眼,對於沒有特別專長的自己,也感到消極與不快樂。

1989年,我認識了西蒙(Simon),他邀請我參加一場英國SGI的活動,讓我初次接觸了日蓮佛法。我當年23歲,在倫敦取得藝術學位後,剛回到位於南威爾士的故鄉。對於佛法,我幾乎一無所知,只覺得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renge-kyo)」(這個行為稱為「唱題」)似乎有點奇特。然而,在活動結束時,我發現自己忍不住地微笑。我無法解釋為何如此,只覺得強烈的幸福感從自己的內心當中湧現出來。為了更進一步了解佛法,我很快便開始修行

你的生命劇本,只能靠你自己寫出來。你是自己生命故事的編劇,同時也是其中的明星演員。

在威爾士,我們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稱作Cymraeg,是凱爾特語的一種。在威爾士於十六世紀被併入英格蘭王國之後,威爾士語被英國人認為是低等的語言而遭汙名化。我的曾祖母是家族中最後一位會說威爾士語的成員,在我長大的過程中,家裡已經沒有人使用這個語言,因此我並不特別覺得自己是威爾士人,跟這個文化也沒有實質的個人連結。

這一切在我搬到倫敦之後起了變化。來自小鎮的我,在倫敦這個大城市裡覺得很不自在,沒有歸屬感。我想進一步了解我的故鄉,自己的興趣也逐漸地從朋克(或稱龐克)搖滾樂轉移到家鄉威爾士的民俗音樂、文化以及語言。

在持續進行佛道修行中,我開始發現創價學會對於推動和平、文化、教育的重視和自己對威爾士文化與日俱增的熱情並行不悖、相輔相成,就像將拼圖一片一片放到正確的位置,視野豁然開朗。我決定為發展威爾士文化做出貢獻。

回音石

大約在我結識西蒙同時,我也認識了另一位創價學會會員詹姆斯。由於我們三個人都對民俗音樂有興趣,就決定組成一個樂團,以便在地方性的創價學會活動中表演。

3名男士和2名女士面向鏡頭,其中部分的人拿著樂器。
Carreg Lafar樂團的成員。從左至右:安唐、里安・埃文-瓊斯(Rhian Evan-Jones)、丹尼・基爾布賴德(Danny KilBride)、詹姆斯・魯爾克(James Rourke)以及琳達・歐文・瓊斯(Linda Owen Jones)。 (© David Barnes)

1991年,出現了一個轉捩點。我得以在一場英國SGI全國性的青年活動上演出傳統的威爾士民俗歌曲,獲得了未曾預料的廣大迴響。次年,英國SGI在著名的倫敦守護神劇院舉辦大型活動,我得以再次表演同樣的曲目,未來的妻子琳達當時就坐在台下觀賞。

不久之後,Carreg Lafar樂團誕生了。團名的意思是「回音石」,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我們認為傳統其實在對著我們說話,就如同從過去傳來的回音。會說威爾士語的琳達成為了樂團的主唱。在小提琴手里安也加入之後,樂團有了嶄新的開始。

在這期間,我接下了英國SGI青年領導人的使命,全力在幕後支持英國SGI於英國各地舉辦的地方性以及全國性會議。

1994年,我們的樂團在英國SGI大型活動上演出,創價學會第三任會長池田大作當時正訪問英國,也出席了這場活動。在這個活動之前,我們錄製了一首試聽曲目,並寄給了威爾士一家唱片公司。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居然問我們是否願意錄製一整張專輯。不論唱的是哪種語言的歌曲,使人們產生連結、感動人們,一直是推動樂團前進的力量。在接到這個邀請的那一瞬間,我們的熱情終於有了實際的成果。

我們在1996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同年,更將表演事業向外擴展,首度在法國布列塔尼大區的洛里昂凱爾特國際音樂節(Festival Interceltique de Lorient)演出。這是全球最大的凱爾特文化慶典,在每年的8月舉行,為期10天。人們來到此地演出音樂及舞蹈節目,每天有大約7萬人次參與。琳達當時懷有8個月身孕,一個月之後,我們的女兒塞倫(Seren)來到人世。

威爾士之年

塞倫出生時被診斷有雙足內翻的問題,為了日後能夠走路,兩隻腳踝都必須接受重大手術。對我們而言,她出生後的兩年間是項莫大的挑戰。

琳達和我在隨著樂團跨國巡迴演出的同時,也唱題祈求能得到一份全職的工作。威爾士藝術委員會是一個致力於推動藝術、文化的組織,當時正在招募新職位的人才,雖然我幾乎沒什麼經驗,還是提出了申請。我唱題祈求,更為了面試,做了比以往申請任何工作都更充分的準備。最後我得到了這份全職工作,並在1998年開始在那上班。

2008年,洛里昂凱爾特國際音樂節將主題訂為「威爾士之年」(The Year of Wales),原本一直帶領威爾士代表團的負責人卻突然決定辭掉這項任務。我被要求接下他的工作,並在僅剩5個月準備期的情況下,很快地承擔了要領導這個重大活動的責任。

就在此刻,我在英國SGI的青年活動中,累積的企劃以及支援方面的經驗全部派上用場,以往的磨練都發揮最大價值。我自20多歲開始投入創價學會的活動、修行佛法,加上我在樂團的經驗以及對威爾士文化的關注,一切都匯聚在這場音樂盛會中。

在這場音樂節之後,我繼續擔任威爾士團的領導人,負責活動的幕後籌劃及準備工作。在威爾士藝術委員會,我已經成為一名對威爾士民俗音樂領域富有知識和經驗的人,支援新的發展以及活動,其中的一項工作重點是支持年輕的世代。如今,有比以往更多的年輕人對民俗音樂感到有興趣。

2019年,我參與了協助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威爾士電台以及用威爾士語廣播的全國性Cymru電台,創設第一屆威爾士民俗獎(Wales Folk Awards)的工作。能夠為威爾士民俗音樂設置專門的獎項,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池田會長鼓勵我們,你的生命劇本,只能靠你自己寫出來。你是自己生命故事的編劇,同時也是其中的明星演員。我在30年前開始信仰佛法時,只希望能不再是「平庸的人」,當時怎樣也無法想像自己能演出一齣這麼精采的人生戲劇。我決意,要繼續為深愛的家鄉威爾士的發展努力,以支持創價學會推動和平、文化和教育的使命。

來源: 2021年3月8日《聖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