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所在之处发挥最强大的力量

米拉‧麦克尤恩 美国
一名穿着护士服的女士微笑的照片。
(照片来源:Kate Deatrich)

透过发掘自己的佛性,米拉‧麦克尤恩(Mira McEwan)能以全新的视角看待自己的工作、人际关系以及自身能为周遭环境带来正面影响的能力。

跟处理所有入住病人的做法相同,我在与威尔马(Wilma)本人碰面之前,先读了她的档案。她高龄70多岁,得的是阻塞性肺病。从我身为护理人员的经验来判断,这疾病会让人处于很不好的健康状态。因此,当威尔马在2017年来到我们护理设施时,我很讶异地看到她非常健谈。自己推轮椅到处走动,玩着宾果游戏,还有办法帮助他人。她的能量像涟漪一般向外扩散,鼓舞了身旁的人。我心想:“这位女士真是活力四射啊!”我们开始交谈,很快地就聊到她修行多年的佛法。

我理解到,自己其实是在自身之外,向神祇,或是向生命外部的力量寻求解答。

在那段时间里,我的人生发生了许多事情:丈夫受抑郁症所苦,家人间的关系岌岌可危,再加上我因为在职场被不公正地指控从事毒品交易,专业证照即将被撤销。我寻求了许多宗教信仰及修行方法,希望有智慧度过这些挑战。然而,与威尔马的谈话让我理解到,自己其实是在自身之外,向神祇,或是向生命外部的力量寻求解答。威尔马告诉我,佛法教导了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存有“佛性”(佛界境涯)这个最美好、最值得尊敬的境界。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就能开启这个境界。

在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这个行为称为“唱题”)之后,我开始改变自己面对生活中种种问题的方式。丈夫的健康情形、家人的争吵,还有职场上的指控,也全部在短短数个月之内拨云见日、得以解决。但是,最重要的是佛法在我工作上注入了新的意义。

全新的照护方式

在从事护理工作的20年间,我一直都在服侍他人。值遇佛法之前,自己其实在工作时抱着一种划清界线的态度:我是护理人员,对方是病人。但是佛法却带来全新的思维:病人其实是我在前世就缔结缘分的人。护理工作远不只是一种适合我的谋生方式,更成为了我心灵成长上重要的一部分。职场继而变成让我与宿缘深厚的人一起前进的场所。
 
伴随着老化和疾病而来的种种挑战有时会让我的病人感到无助以及羞耻,我开始将这些感受视为遮蔽他们佛性的薄纱,和同事或是住民的每一次互动,都成为我能鼓励他们真心尊重自我的契机。
 
随着疫情在2020年开始肆虐全球以来,长期照护机构内部的挑战变得更严峻。“关闭”我们区域的照护机构意味着禁止任何探视活动。住民被隔离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任何活动,也没有团体用餐或是社交来往。那种惊恐是很难用言语传达的。他们只能看电视,但是电视中却经常刺耳地报导2019冠状病毒病的高死亡数,特别是照护机构里的死亡人数。

我唱题祈求……不论我到何处,佛界都要是在场最强大的力量。

唱题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泉源。我祈求能拥有智慧,在与每个人邂逅时都能展现出自己的佛界生命;不论我到何处,佛界都要是在场最强大的力量。对那些特别脆弱、极度焦虑或是困惑的病人来说,有时这仅仅意味着陪伴在他们身边、握着他们的手。我几次有幸陪伴临终的病人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这些住民不仅是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而过世,2019冠状病毒病甚至不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隔离的状态也同样大幅提高了死亡率。

我特别拨出许多时间与一位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或称渐冻人症)的年轻女病人相处,她的症状是快速恶化的。我决心要跟她建立系绊,但是她只能以非常缓慢的速度进行沟通,她需要的是时间,而医疗照护系统中经常缺乏的就是时间。于是我决定去找出时间,提早抵达工作场所,以便我们能慢慢来,倾听她的谈话,让她知道我很重视她要表达的内容。我不断思索佛法中有关“自他不二”的法理,也提醒自己,若我有不同的宿命,与疾病对抗、卧病在床的人就会是我。

由于真心认同这个法理,我能够同理对方,了解他们的不安全感、想要以及需要的事,从中能自然而然地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做最好。跟那位年轻女士相处,跟其他病人也是一样,从不需要什么刻意的举动。有时候一个恰逢其时的笑话就能逗得她大笑,我也跟着笑,因为我知道,我们一起走在迈向佛界的正确道路上。

以唱题揭开早晨的序幕,加上为这位年轻女性带来欢喜的额外努力,改变了我当天与其他人互动的模式。即使在疫情大流行那样令人害怕不安的状态中,我发现自己可以是欢喜的、甚至是有趣的,不论是住民或同事,他们因我而感到放松。我的这些努力也如同涟漪般扩大,大家能够以比较轻松的心情做事。

在经历疫情之前,“广宣流布”,或者说透过宣扬日莲佛法的理念来达到世界和平,这个想法有时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但是借由誓愿与病人在危机期间共渡难关及共享欢笑,我得以更深切地理解其中的意涵,也有机会亲眼见证,自己充满决意地祈求下,这个行动在我所在的环境中发挥力量,并向外扩散,为那些深陷苦恼的人们带来鼓励。

如果在那样的困境中也能带来这些变化,我深信,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产生改变的。

来源: 2022年1月14日美国SGI刊物《世界圣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