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的幸福负起全责

凯茜‧威差格冲‧迪弗朗西斯科 美国
凯茜‧迪弗朗西斯科
(© Kiyoshi Nagahama)

凯茜‧威差格冲‧迪弗朗西斯科(Kathy Vichakchon DiFrancesco)分享她在改善和母亲的关系以及创造一个和谐家庭的过程中,自己的转变是关键。

我的双亲从泰国移民后于纽约认识。我在纽约皇后区出生长大。开始上小学时,我的父亲已搬出去,自那时起我很少再见到他。

数年来,母亲几度再婚,我亲眼看着她身陷不健康的感情和无法抑制的愤怒。身为她唯一的孩子,我经常成为她发泄不满的对象。我依旧能回想起母亲粗暴地把家里搞得天翻地覆或打我的日子。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使我不知道何谓健康的感情。我经常从他人身上寻求肯定,身陷“共依附”(codependency)的感情,并在其中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

值遇日莲佛法

三十岁时,我离了婚并照顾丧偶、消沉的母亲。她在第三任丈夫逝世后搬来跟我居住。2005年,我兑现了我的退休保单,搬到丹佛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最讽刺的是:我并没逃离自己的问题。我身处新环境,却仍旧痛苦不已。我因此开始染上毒品。当朋友们为我安排电话干预,我意识到我必须整顿自己的生活。

2009年,我在开车时经过一间佛教中心。我决定进去看看,立即受到创价学会会员的欢迎,他们抽出时间向我解释佛法。我第一次感到一切都有了意义。我毫不犹豫地决定加入创价学会。

生活开始转变

我的生活开始慢慢变得更好。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且工作表现出色。我认识一位非常好的对象并搬到达拉斯与他展开新的生活。我们在2010年结为连理。

然而,成为家庭的一分子后,潘多拉魔盒(指不想面对的事)被打开了。我的丈夫在前一段婚姻有三个孩子,他与前妻相处并不和睦。我随即开始质疑自己在家中的角色,并在自己毫无价值的感受中挣扎,我又再次感觉像个受害者。

我明白自己必须培养更坚强的内心。我开始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祈求一个和谐的家庭,也开始努力改变我的人生。我理解到我并没有对自己的人生负起全责,因此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不如意。我开始唱题祈求变得勇敢,想正视每件事。

池田大作写道:

“若要实现‘和乐’这世界和平的缩图,应该怎样做?

第一, 自己要成为‘家庭的太阳’,以慈悲的阳光包容大家。

第二, 了解到亲子、夫妇这家属的连系源自三世宿缘而互相尊敬。

第三, 要致力贡献社会,和创出后继的潮流。”

修补关系

我祈求两件事发生:(1)修补与母亲的关系(2)我们这一家:继子们、他们的母亲、我的丈夫和我能团结,转化数十年的愤怒与苦楚。两项祈求目标都看似不可能实现。

我与母亲的关系是紧张的,我对她感到疏离。基于池田先生的指导,我决定停止责怪她并为她带来明朗阳光。至于自己的家人,我决定确保继子们将不会因为父母不和睦而受苦,我们会拥有和乐的家庭。

首先,我必须面对且转化童年时期的不安、愤怒和自卑。每当我有负面情绪,就会祈求能正视自己的弱点且战胜它们。很快地,我爱批评的性格转变了,我能更深入地理解母亲的痛苦。我明白她的暴怒源自她的伤痛,而非源于想伤害我。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打电话给我母亲,第一次告诉她我爱她。我想告诉她我有多感谢她,哪怕她没有回应。我害怕听到她的答复,但让我诧异的是,她告诉我她也爱我。自此之后,我们努力重建彼此的关系,现在我会安排她飞到达拉斯与我的家人共享天伦。去年,为了她的七十岁生日,我带她到拉斯维加斯。那是我们首次的母女旅行。我们的关系已经全然转变。

我也开始问我的继子他们的母亲过得如何,试着打电话和发讯息给她以提供支持,即使我从未得到回应。我的继子向我倾诉,他们认为离婚父母不可能和好。他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做徒劳无功的事。

今年早些时候,丈夫和我参加儿子们的一个田径运动会,他们的母亲也出席了。她向我倾吐她所碰到的困难,也为从未回应我的讯息和电话向我道歉。她感谢我帮忙照顾她的孩子并告诉我她爱我。最近,我们最小的儿子在哥哥的毕业晚宴上演讲,分享我们家庭的团结令他多么开心。我非常讶异!我们已经建立一个和谐的家庭,我曾经认为这不可能。

改变的关键

我理解到改变自己就是改变一切的关键。当我决定为生活的一切承担全部责任,不再当环境的受害者,能体恤自己和他人时,我的人际关系改善了。

我还须更努力,但我的佛道修行使我拥有转换宿命的力量,我一直很感激。身为当地佛教组织里的一位领导人,我决心培育能为改善世界做出贡献的后继者,且决意向许多人介绍这个使人自强的佛法,让他们也能改变他们的人生!

来源: 2019年9月美国SGI刊物《活的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