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的勇气

阿祖拉‧里纳尔迪 意大利
一位面带微笑的女性站在一面白墙前。
Anna Catalano

阿祖拉‧里纳尔迪(Azzurra Rinaldi)之前满足于自己理想的大学讲师工作。后来,接触了佛法之后,她决定通过实践自己的佛法修行,开展另一条关注性别不平等议题的职涯道路,她过去曾被告知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2013年,我的大女儿才三岁,因癌症去世。之后,我开始修行佛法。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才32岁就有两个漂亮的女儿和我梦寐以求的事业。然而,在失去女儿之后,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开始修行佛法犹如重获新生。我又相继生了两个女儿。

我的佛法修行重新点燃了这个梦想。於是,踏入四十岁那年,我决定尝试追寻这个理想。

在事业上我平步青云。我在一所大学教书,这是自年轻以来的梦想。但我心裡還藏有另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性别经济学专家,使人们能够关注女性每天在社会和职场上所面临的差别待遇。当我开始工作时,我的教授清楚指出,性别经济学在我的国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我将无法发表学术报告或在我的职涯中取得进展。因此,我就把这念头置之脑后了。

然而,我的佛法修行重新点燃了这个梦想。於是,踏入四十岁那年,我决定尝试追寻这个理想。随后,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并实施了封锁,我发现自己的脚步突然被迫停下来。我昔日把别人的需求放在首位,因而忽视自己的倾向在心里蠢蠢作动。我感觉不得不做出选择,需要做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不可能同时进行。

然而,纵使我觉得这一切难以实现,仍下定决心这一次要百分之百地投入实现目标。日莲大圣人写道:“冬必为春。”我决意要见证春天。透过阅读池田大作会长的著作并以他为榜样,使我获得了灵感,我向自己承诺,要创造一个能鼓舞他人的经历,清楚地展示当一个人秉持要为世界做出美好贡献,怀着坚强而明确的目标修行佛法时,将激发出难以置信的潜能。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生命之春

2020年,我有幸成为众议院(意大利国会下议院)一个工作组的成员。该工作组负责促进女性权益相关的事项。对我而言,这显然是我修行佛法的一个功德。在封锁后与同事交流时,我们开始发现女性们都感到沮丧且被轻视。

由此,我们发起了一项名为“我们要发声”(DateciVoce)的运动,要求在工作组和国家重要决策单位要有五成的女性代表。我们竭尽全力,让声音传遍了包括意大利(或称义大利)总理在内近4千8百万人。

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突然发生了。9名新专家被召集加入应对疫情的工作组,而我作为性别经济学专家和“我们要发声”运动的推广人也接受了一则全国电视新闻节目的采访。

紧接着,我被邀请在黄金时段上电视谈论经济、女性和就业市场。之后,我开始接二连三地收到意大利国内外媒体的咨询。

更进一步

我确信这一切都是祈求与决意带来的成果,所以我决定加倍努力,设定一个新的目标。我希望这成为我专业中的核心,并能靠此工作赚取合理的薪资。

这也许是第一次,我开始真正相信自身就是佛。

佛法教导我们,只有彼此皆幸福才是幸福。我深深领悟到确实如此。我决意创造一个深刻的体验并与其他女性以及创价学会的会员们分享,证明我们每一位都有能力实现我们的梦想。我透过学习池田会长的著作开始每一天的早晨,这也许是第一次,我开始真正相信自身就是

不久之后,我意外地收到一家公司的来信。该公司主办一项重大的年度全国性活动,当中强调对促进意大利发展来说至关重要的三个主题。他们选择了我作为性别经济学的演讲者。而这一次我是会得到报酬的!

几天后,我又接到一通电话,这次是来自欧洲议会的一名德国议员。她问我是否愿意接受欧盟委员会的一项重要任务,评估欧盟所分配的后疫情复苏资金对男性和女性的不同影响。这项任务将揭示不平等现象,并就如何善用这些资金以促成平等,提出相关建议。

我有机会应用具体数据证实我试图传达的公平性信息,并使之更加清楚可信。此外,也提高了我的知名度。

我成立了一个新的利益团体进行游说,确保欧盟的资金得以惠及女性。我们发起了一项请愿书,几天内就收集了4万5千多个署名。议员们接纳并开始支持我们,我们还与部长们会面。此外,我还收到一位意大利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邀请,谈论性别失衡问题并建议解决方案。

去年,我接受了许多意大利和国际性期刊、报纸的采访。我开始与企业合作,帮助他们落实性别平衡。终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Equanomics,旨在推进改善性别平等的倡议和策略。

我的目标和我的佛道修行是投注心力去实现女性成为嶄新而更富人性的社会基石。如果我没有通过修行佛法,从生命中涌现勇气,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经常被问到如何能贯彻我生活中所做的一切,我的回答总是:“因为佛道修行。”我深感幸福和感恩,也决意要展现更多的实证,证明这个佛法,并在社会里传播勇气与希望。

来源: 2020年12月15日第686期意大利创价学会刊物Il Nuovo Rinascime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