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遊戲創造幸福

林哲宇 台灣
2015年,林哲宇(右)與一同參加於俄勒岡州立大學舉辦的世界和平遊戲引導者訓練課程的朋友合影

林哲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或稱注意力缺陷過動症)。但他的老師看到了他的潛能,激起了哲宇對教育的熱情。哲宇是台灣創價學會的會員,在此分享他達成夢想成為社工,和作為先驅在台灣推廣和平教育工具的經歷。

我於孩童時期被診斷出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因此難以專注,在學校有著功課差、愛搗蛋的問題,是同學與老師眼中的「問題兒童」,但一位老師卻發現了我的「與眾不同」。並為我安排了三個座位,我一發現自己無法專注時,隨時可以轉到另一個座位看另一個科目的書。因此我萌生了學習的意欲,而且我的成績突飛猛進。最後更成功考進台灣最好的大學。

我原本是計劃要攻讀法律,但最後我決定要改選社工系,使到身邊的家人和朋友都感到驚訝。在我大學二年級時,我有機會可以當社工實習,我的工作包括輔導小孩的課業和與他們玩桌上遊戲,從中發現遊戲可以幫助人們建立友誼。

那一年,我亦開始積極參與學會活動,與孩童時期相比,變得更主動。我開始用更多時間和精力支持我學會組織上的男子部會員。這些努力打開了我生命的境界,更體會到透過幫助他人,自身的生命也會有所成長這個道理。

在我從大學畢業前,我收到一封之前曾經輔導的小孩給我的信,寫著:「我沒有父親,但是,你就像是在身旁一直關心的,影響我的父親。」這使我深受感動,讓我更確信要成為註冊社工的夢想。之後,我報考社工,卻以一分之差落榜。

畢業後,我開始服兵役。受訓期間,我一直利用空餘時間寫明信片,鼓勵學會組織上的男子部與大學部會員。結果,我在訓練的頭兩個月內,就寄出兩百張以上的明信片。

完成基礎訓練後,我獲派到澎湖的海巡署服役,前所未有的嚴格挑戰就此展開。其中一位長官對我百般刁難。當時我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媽媽寄來的台灣創價學會的報紙。我在其中的一篇報導中讀到池田大作的鼓勵,他指出透過跨越各種困難,我們會成就真正偉大的生命。這讓我決心要「變毒為藥」,並以某種形式在現在的處境中,創造正面的價值。

在我完成服役前,我有另一次機會考取社工執照,這次我以全國第十五名的優異成績通過考試,成為一位註冊社工。除此之外,我亦得到之前對我百般刁難的長官的肯定。

做出改變

2015年,林哲宇(左)在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參與世界和平遊戲引導者訓練課程時,與約翰‧亨特(中)合照

1978年,一位來自美國弗吉尼亞(或稱維吉尼亞)的小學教師約翰‧亨特(John Hunter)發明了一款名為「世界和平遊戲」(World Peace Game)的桌上遊戲。這是一款模擬真實政治情境的遊戲,讓年輕玩家可以了解全球社會相互聯繫的關係,同時透過處理經濟、社會、環境危機與戰爭的威脅等問題,從中發展批判性思考及互相合作的能力。

看到這部紀錄片後,我開始去想透過遊戲,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的可能性,並希望藉此幫助年輕人發展重要的能力及正面的價值觀。

於2015年,我與我的合伙人一同前往美國與約翰‧亨特會面,並參與一個遊戲的引導者的訓練課程。這個遊戲通常是與約30名學生連續進行數天,並由老師進行觀察,藉此為以後的教學帶來新構思。那年的11月,我與合伙人將這個遊戲推廣至台灣。在六個月間,我們已舉辦數場遊戲化教學活動,並在多場教師研習中進行推廣,向超過600名師生介紹這種遊戲。

如池田先生所指導般:「不論培育樹木或培育人,為了『培育』則需相信他『定會成長』,且需忍耐等待。……如此,信賴的慈愛越深,孩子們也越茁壯成長,生長出『超越困難努力生存之力』的根。」

來源: 2016年6月台灣創價學會刊物《福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