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积极的态度奋起

奥拉西奥‧普利多 阿根廷
奥拉西奥‧普利多

1976年,阿根廷发生了政变,当时我十四岁。我的哥哥与当时很多市民遭遇的命运一样,不但被军政府逮捕,而且下落不明。母亲不顾一切,四处寻找哥哥,最后却因此而被捕入狱。父亲在我年幼时因癌症逝世,所以全家人只剩下我,我的兄弟以及外婆。当时,我每天都会去监狱探望母亲,但过了一会,她就被移送到别的地方,而我和她亦失去了联络。我无处可去,只好与兄弟前往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与我的姨母一同居住。

十八岁时,我和一些朋友暑假时到海边游玩。当我站在悬崖上远眺大海时,地面裂开了,我从25米高的悬崖掉下,先撞到石头,再掉进大海,摔断了臀部、手臂和肩膀。刚好一名在附近钓鱼的男士是位医生,多亏了他,救了我一命。

当我在复康中心进行复康运动时,就开始想:尽管历尽艰辛,我仍然生存在世,必定有所意义。我与一位复康中心的患者结为朋友,一天,他带了一些书籍当作礼物送给我。他虽然不是佛教徒,但其中有些书籍是池田大作的著作。著作的内容深深打动了我,于是我在纸上写下了关于生死的问题,并拿着这张纸,到访创价学会文化中心。我被邀请一起尝试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当我开始唱题后,我顿时感到轻松自在,豁然开朗。

我决定加入创价学会,并唱题祈求母亲能够获释出狱。之后发生的事情可说是出乎意料。首先,我透过人权非政府组织,找到母亲被囚禁的所在地。然后,法官裁定她被诬告并指应该即时释放她。在我加入创价学会的五个月后,母亲获释出狱,我们终于可以再次一起生活。

寻找我的道路

在二十多岁时,我热衷于艺术和戏剧,可是最后却在其他行业工作。2010年,经历了一段失业的艰难日子,我就找到一份在国立退休人士社会服务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Services for Retirees and Pensioners,简称PAMI)的全职工作。池田先生写道,佛法信仰的真正精神,体现在一个人为工作竭尽全力之中。这种精神是我在每天的佛法修行中奋力建立的。在工作的地方,我都面对着老龄化和疾病的现实问题,不过我决心每天要全力以赴,以及最少要为一个人带来正面影响。结果,我变得总是活力充沛,精神焕发。有一天,一位同事看见我积极的态度,说我与他人相处融洽,建议我应该攻读公共关系。这个建议正中下怀,于是我决定一边在PAMI工作,一边于商业与社会科学研究所修读课程。

我意想不到,自己的人生踏入了如此全新和令人兴奋的阶段。在研究所,我遇到一位与众不同的老师,他鼓励我研究一所名为“小丑医生协会”(Payamédicos Asociación Civil)的非政府组织。该协会旨在促进医疗保健患者的情绪健康。我联络了该协会,并很快便开始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医院小丑专业训练课程,学习如何在医疗保健设施中,透过幽默的艺术为病人、职员和患者家属进行心灵的治愈和鼓励。

科学上已经证明了笑的神奇功效:微笑的简单动作,体内会分泌安多酚(或称内啡肽),安多酚会令人感到满足和幸福,且增强人体的内在治愈能力。医院小丑的工作肯定了心灵和我们的情绪对治愈和健康的强大作用。如小丑医生协会的其中一位创办人所言,这不单是指使人们开怀大笑,重要的是使他们成为自己情绪的主人,展现积极的一面,冲破身体的界限,保持乐观的心态。

我觉得我已经找到自己的使命。我年青时所受到的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让我理解到他人的痛苦,这对我的戏剧训练作用甚大。身为一位小丑医生,我透过幽默帮助人着眼于他们所拥有的,而非他们所缺乏的──看到他们处境中积极的一面,帮助他们重新认识自身的可能性。

我亦将我在训练中学习到的知识应用在PAMI的工作中,使我的外公外婆开怀大笑、高歌起舞。2014年,我被邀请在TEDx活动中演讲,分享我的工作。

我渴望加强自己的同情心,让我能够帮助最吃苦的人克服他们的困难。我希望透过我的工作,让人确信他们定能跨越任何困境和痛苦。

[201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