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怕被拒

克莱顿‧萨拉特 美国
克莱顿‧萨拉特

我从美国芝加哥的德保罗大学戏剧学院毕业之后,和当时的未婚妻搬到纽约市。她从事灯光设计,我则怀抱着成为剧场专业演员的梦想。当时,我已经信仰日莲佛法约五年了,抵达纽约后,很快就和当地的创价学会会员取得联系。4个月之内,我已经跟一个职业剧团在巡回公演的旅途上了。

巡回演出结束之后,我邀集了几位共事的演员、剧作家以及导演,成立了一个小剧团。然而,初试啼声的剧团票房惨淡,入不敷出,未婚妻又在此时白血病复发,我必须照顾她,还兼了一份服务生工作以求糊口。

在这个时候,有位当时自己也在对抗癌症的创价学会会员来看我,鼓励我不要放弃,给予温暖无比的关怀。我们便一起唱题来面对这个黑暗时期。但是,未婚妻终究还是病逝了。

未婚妻过世后的几年间,沉重的悲伤挥之不去,但是从创价学会这个大家族的鼓励以及池田大作的著作中,总是能得到慰藉。

池田先生曾经写道:“这种辛酸、悲凉的内心,我非常清楚。而能把苦难化为幸福、把不断流淌的泪水化为福运的光辉的,是佛法。最不幸的人才最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陌生领域

我持续编撰舞台剧给自己和同事演出。直到有一天,察觉到自己即将动手写的下一部作品应该制作成电影,而不是舞台剧。在有点天真且完全不知道怎么卖出电影剧本的情形下,我毅然决然踏入完全陌生的领域,一头栽入,勇往直前。

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想要成功,就一定要以信心为基础。因此认真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祈求在大银幕上获得佳绩。同时作为壮年部干部,全心投入所在区域里的美国SGI活动。

我努力学习剧本的架构,写了一部又一部的草稿来增进技巧。逐渐有一些迹象显示自己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同时我也明了,我必须成功打进市场。为此,好莱坞经纪人及莫大的福运必不可少。
接着,我做了一件有生以来最大胆的事──向会员们宣布自己将会卖掉一部剧本,并成为职业剧作家。既然告诉了所有人,我就非得成功不可!

专心致志

这场挑战持续了将近两年。这段期间内,我时常细细回味日莲《御书》中,自己很喜欢的一段话,这里谈到的是“坚持”的重要性:“譬如由鎌仓至京,计程十二日,若行十一日,至最后一日而止步不前,何得而咏都城之月乎?”

费尽心思,完成一部呕心沥血之作后,便开始寄信给登记在好莱坞编剧、经纪人名录上的制作人,请他们读一读我的作品。我寄了数百封信出去,也收到数百封拒绝的回函。大多数的制作人连看都不看一眼我的作品,只因为他们从来没听说过我这个人。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或是受到打击。

当我决意要肯定自己的价值时,就发觉必须从内在开始展开改变,必须拒绝成为自怨自艾、受环境箝制的人。

在唱题时,脑海中时常会出现令人泄气的念头,告诉自己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像是:“我的年纪太大了!”、“我不够有才华!”或是“我没有任何人脉!”之类,这才是真正的奋战。当我决意要肯定自己的价值时,就发觉必须从内在开始展开改变,必须拒绝成为自怨自艾、受环境箝制的人。

突破重围

虽然被拒绝数百次,但我知道,只要有一个肯定的回复,我就可以继续前进。在持续唱题中,终于有一位出版商的主管对我的作品产生兴趣,甚至帮我安排了一位经纪人,而那位经纪人成功卖出了我的剧本!

一夕之间,我成为圈内人,也成为人们想要约见的人物。开始会常飞去洛杉矶,和高层制作人开会,也与这个行业中的决策者交流往来。

其中有次与某知名制作人的交流特别值得一提:他盯着我,说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因为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能成功卖出剧本根本是前所未闻的事!

在我打进好莱坞数年后的今天,我和妻子拥有美满的婚姻,经济上也领受了极大的功德。我再也不需要为糊口而兼差,而是可以尽情投入创作以及创价学会活动,尤其可以在身处的区域里,鼓励青年部会员。这些年轻人,有的曾经无家可归,有的曾经因药物滥用以及暴力而受苦,但今天他们的生活状况都已经得到改善,并给其他人带来莫大的鼓舞。当我看到年轻人战胜逆境,而谱写他们人生新篇章时,我心中感受到的喜悦无与伦比。

[2017年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