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凡响──关于人生与领导技能的几堂课

詹姆斯‧格林宁 澳大利亚

一位好的领袖有哪些特质?他是否具备支持和启发他人的能力?长号手詹姆斯‧格林宁(James Greening)凭他身为爵士乐手和佛教徒的经验探究这些问题的答案。刊载于2014年5月的澳洲SGI刊物《从蓝而青》(Indigo)。

已故澳大利亚爵士乐小号手基思‧斯特林(Keith Stirling)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有一天,我在上台之前问他:“有什么是我需要做的?”他如此回应:“让我的音乐不同凡响。”在我的经验中,这种支持他人的决心亦是领袖应有的核心精神。这是个简单的道理。直到今天,我仍在我的音乐和生活中各方面将这个道理付诸行动。

珍视眼前的人能让我们从苦难中得到解放。

身为一名乐手,我很幸运能在过去的三十五年间参与许多不同的乐队。这些宝贵的经验使我能够成立自己的四重奏乐队,并在三年前成立一支七重奏乐队,演奏我与其他队员的创作。

无论我是队员还是队长,我都采取同样的态度。为他人伴奏时,我的角色是支持队长将音乐带到他们想要的方向,并细心聆听其他乐手的演奏,与他们配合,让每个人演奏出不同凡响的音乐。带领乐队时,我也以同样的精神支持其他乐手。两者都需要一个清晰的方向,需要明确地了解我们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需要个人与集体都能取得成功的共同渴望。身为队长,更显然的是我需要清楚乐队的目标并肩负起这个责任。即使我偶尔会因此受到批评,我也需要提醒人们他们有多重要,自信地表达我对他们的信任。这是我通过创价学会的座谈会和活动学到的。

展现充满自信的笑容是我能够支持队长和队员其中一个最有效的方法。无论身为队长还是队员,我认为我应该尽我所能使演出顺利──例如与音响技术员协商、整理场地的电线避免大家跌倒,或是鼓励失去信心的人。

演奏会中的詹姆斯

身为乐手,我学到的一个严格的概念是听众不会关心你的感受。他们只想听到不同凡响的音乐。不论你感到疲倦、烦躁、痛苦,或是对自己的演出缺乏信心,听众的目的是希望从音乐中得到鼓励、振奋精神,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体验。

著名的音乐家如赫比‧汉考克、韦恩‧肖特、巴斯特‧威廉斯和本尼‧莫平都知道他们的责任是通过自己的音乐与听众对话,鼓舞听众。这种想透过音乐和生命启发他人的共同目标与信念能让音乐家获得解脱,因而消除疑虑、跨越痛苦。我的理解是,人人皆是如此──珍视眼前的人能让我们从苦难中得到解放,体会这些苦难所带给我们的成长。

创价学会的座谈会让我们通过支持其他会员实践领导技巧。透过座谈会,我们能培养悉心聆听每位会员的分享的能力,我们也充分相信大家的共同愿望是在这样的对话中创造价值。

与音乐表演给予的训练相似,我们会有因负面情绪、痛苦或烦恼而不想敞开大门的时候,但我们仍旧敞开大门,欢迎抽空前来,希望得到鼓励,希望能振奋精神的人。池田大作明确地指出我们都有成为生命中艺术的领袖的使命:“超越。不断超越。创造即,超越古旧的自己,奋不顾身的苦斗。创造即,与安逸的墨守成规斗争。创造即,与失去至今所有成功的不安斗争。创造即,‘踏进未知领域’的冒险。”

詹姆斯‧格林宁自七岁开始演奏长号。他于1980年代初期移居悉尼,成为专业音乐人,演奏爵士乐和拉丁舞曲,更是电视节目的乐队成员。他与他的四重奏乐队,“詹姆斯眼中的世界”(The World According to James)和七重奏乐队,“格林宁笑脸盈盈”(Greening from Ear to Ear)在不同国际性和当地的夜店和爵士音乐节上演出。格林宁是数个具影响力的澳大利亚爵士乐队的成员,也为多位知名的澳大利亚歌手伴奏。他亦为一个音乐教育计划出力。他是澳洲SGI的会员,从1983年开始修行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