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生的极限

亚伯拉罕‧乌切洛 美国
亚伯拉罕‧乌切洛的半身照

亚伯拉罕‧乌切洛(Abraham Uccello)发现,佛法中的师弟精神能让人发挥出超乎意料的力量。

我的父亲与一种罕见的癌症长期对抗后,于2007年过世。他曾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失去他宛如在我的心里穿了个洞,让我感觉那痛楚无法被填补。此外,母亲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父亲在世时,母亲是由父亲负责照料的。如今他不在世了,我对于该如何照顾母亲感到毫无头绪。

与此同时,受到美国经济大衰退的影响,我与妻子面临破产危机,我们的资产一个接一个地被夺走,留下束手无策的我。于是我沉浸在毒品和酒精中,试图麻痹自己绝望的心情。动怒发飙变成家常便饭,终究导致婚姻出现了裂痕。就在我打算结束生命的那一刻,我邂逅了日莲佛法。

父亲一辈子都不断寻找人生的意义,而自小我就跟随着他接触各个不同的宗教和哲学思想。我继承了他的精神,因此当朋友教我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題)和介绍日莲佛法给我时,我马上觉得好像找到了归属感。那是在2008年。我发觉,我的生命本身就拥有能够克服在人生中任何僵局的力量,而唱题正是那把开启生命潜能的钥匙。对此,我感到无比高兴。

在我认真修行下,心中的愤怒转变为慈悲,一股由衷的感谢之情开始填满内心的空洞。我感受到,当我变得喜悦,连带已故的父亲也变得幸福。失去父亲曾经让我万念俱灰,但那个感受现在已升华为我对他最深切的思念。除此之外,我戒掉纠缠我许久的毒瘾和酒瘾,并为母亲找到适当的照料方式。如今,母亲不仅可以自力更生,有稳定的工作,还受到社区的信赖。我们俩重新建立母子关系,现在我终于体会到拥有母亲的喜悦了。

钻研池田大作的著作使我想要深入了解佛法中的师弟关系,并努力改变我的个性,成为一个能尊重自己、肯定自己的人。妻子看到我的改变后亦决定开始信奉日莲佛法。

寻找人生的意义

修行佛法是为了建立坚不可摧的幸福。2013年末,我对于自己的情况感到安逸,而且停止挑战自我。即使家人都很健康,经济条件也在稳健恢复,我仍一直在思考:我这一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总觉得人生不仅止于为了活着而活着。

2014年这一整年,我埋头学习日莲的著作和池田先生的指导,充满决心地唱题,希望能够在2014年结束以前,找到人生的目标。我想要明白:我在这辈子中所经历的事情有什么意义?

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对师弟精神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师弟精神即,在人生之师的教导及启发下的自我成长之路。正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许多童年的难受回忆开始鲜明地浮现在脑海中:还记得母亲被扣上手铐带走的那一幕,我追着警车,泪水直下,对眼前情况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试图安抚自己:“她不是罪犯,她只是病了。”

被埋没的痛苦记忆如跑马灯般接二连三重现眼前:母亲的眼泪与惧怕的神情;我被托付给所谓的“朋友”照顾,结果竟遭到性侵犯……。我终于明白,是这样的遭遇使我怨恨母亲,变得愤世嫉俗,但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处理和消化这样的记忆与情感。是师弟精神使我决定对自己的人生负起全盘责任,使我不再将自己的痛苦怪罪于其他人,并帮助我浇熄了影响判断力的怒火。

接着在2014年12月,一位从事监狱改革的朋友被提拔为佛罗里达惩教(矫正)部部长。这是一项重责大任。她希望我担任她的高级顾问。

起初,我一头雾水,害怕自己无法胜任。畏惧使我怯步迟疑。但是通过努力地唱题,我发现自己至今为止的经历将可以在这份工作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对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在监狱这个体制里的人们经常反复陷入包括精神疾病、药物滥用和虐待儿童等的恶性循环,我之后一定会碰到很多很难处理的问题。不过,倘若我要履行我作为弟子,向人生之师池田先生许下的承诺,我就必须要打破怀疑和恐惧的迷思。想通这个道理后,我便鼓起勇气,接受这个宝贵的机会。

我非常荣幸有机会担任佛罗里达惩教部发展司司长三年,管理数百位的员工,指导大约25万人的教育计划。我提出一系列收容人计划和改革,将他们视为能够转换自身生命的人,而非被社会抛弃的累赘,打破以往的看法及作法。2018年,我开始在佛罗里达州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司法研究与发展研究院工作,为国内外犯罪和行为健康课题找出解决方案。同时,我也主动肩负起美国SGI干部的职责,照顾在佛罗里达、波多黎各和17个加勒比岛国的会员。

我决意继续成长,让我所在之处幸福安稳,以对信仰的信念和坚定不移的决心来面对所有的挑战。虽然我的旅程始于沮丧和绝望,但是如今,我的人生充满喜悦、意义和感谢之情。

[201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