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身的真正价值

阿德里安娜‧阿隆索‧卡尔德龙 波多黎各
6位微笑的男女手持创价学会旗帜的团体照
阿德里安娜(左)与创价学会会员们

我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母亲一直都会给予肯定,说我又美丽又聪明。但是我却因为圆润的身形,从小到大经常遭到嘲笑、欺凌,因此我缺乏自信,希望得到周遭的认同,特别是男生。

十八岁时,第一次有男生关注我,他是个年纪比我大的男生。我们很快就订婚,我很快就怀孕,接着我的父母就叫我们赶快结婚。没想到后来我不幸流产了。即使我再怎么努力想改善我和他的关系,情况没有任何好转。他在外拈花惹草,一直对我说谎,还嫌弃我肥胖。

十九岁时,我对自己的人生彻底绝望了。就在此时,好友向我介绍创价学会和日莲佛法。第一次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时,我领悟到自己是有能力改变现况的,于是我鼓起勇气,结束那段不健康的感情,展开自身的人间革命(人性变革)之旅。

二十一岁时,我获得一个到西班牙读研究所的美好机会。但到达西班牙不久后,我的身心状态每况愈下,陷入伤害自己的漩涡中,并刻意远离创价学会的活动。我坠入忧郁的深渊,拒绝与任何人往来。当时我完全丧失了自己,掉入人生谷底,最终决定回到波多黎各。

新开始

一回到波多黎各,马上就重返创价学会活动的轨道,积极主动肩负起所在区域女子部负责人的职责,以及加强每日的佛法修行。

阿德里安娜的半身照

除此之外,我加入了几个捍卫妇女权益的组织,并与很多深具影响力的妇女们一同积极推动改变。在创价学会组织方面,被任命为负责整个波多黎各的女子部长。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去帮助许多年轻女性得到幸福,找到人生的意义,而且自己在这过程中也能成长。

这个经验让我变得有自信,甚至毫不犹豫地决心开始学习法律,立志成为律师。2016年,我成功考过了律师考试,是国内少数能通过该考试的其中一人。此外,我决心要改变自身为感情哭泣的宿命,更重要的是,我决心要注意身体健康,呵护自己。2017年,我顺利结婚了。在过去的人生当中,我从来没遇过如现在的丈夫一样爱护和尊重我的人。

波多黎各最近面临史上数一数二严重的经济危机。2016年,美国国会设立了一组非民选的财政监督和管理委员会,监察国内各项预算和财政计划。我们正面临严峻的紧缩政策,这包括在工作、教育和人权方面的预算削减。将近50万人因为这种情况和缺乏就业机会,而选择移民。

我在某场青年部会议上,分享了要对抗国内不公不义的社会现象的决意。那个时候国会法才刚刚通过。数星期后,我获邀以女权主义律师的身份,参与一场和美国国会议员及某举足轻重经济学家的座谈。为此,我唱题祈求自己能够宣扬和平与正义的思想,这源自于日莲佛法和池田大作的教导。后来,我如愿在数百名学者、政治人物和附近居民参加的座谈中,分享这些人本主义的价值观。

飓风玛丽亚

2017年,五级飓风吹袭波多黎各,几乎全岛断水、断电、没有燃料和食物长达好几个月,上千人失去家园和生命。波多黎各的创价学会会员举办长时间的唱题会,祈求人民的安全和国家的平安。池田先生亦为我们送上鼓励:“现在正是变毒为药的时候。”他的鼓励支撑了我,使我不畏惧,使我不丧失希望。

虽然我和家人没有受到严重的灾害,但社会上四处弥漫着不安和绝望的氛围。池田先生鼓励我们要变毒为药,我和我的丈夫与其他学会干部受其鼓励,开始在家中举行聚会。即使没有灯、没有自来水,但我们仍相互决意要一起获胜,并探访和鼓励大家。在美国的创价学会干部和会员每天都会给我们捎来鼓励的讯息,并寄来太阳能充电器、净水器、蜡烛,甚至是发电机,来帮助我们渡过这次的紧急情况。

今天,我有自信说我掌握到了绝对的幸福。我非常感激能够在波多黎各值遇日莲佛法。我决意要从波多黎各开始,在这世界上创造和平和幸福。

[2018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