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游戏创造幸福

林哲宇 台湾
2015年,林哲宇(右)与一同参加于俄勒冈州立大学举办的世界和平游戏引导者训练课程的朋友合影

林哲宇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或称注意力缺陷过动症)。但他的老师看到了他的潜能,激起了哲宇对教育的热情。哲宇是台湾创价学会的会员,在此分享他达成梦想成为社工,和作为先驱在台湾推广和平教育工具的经历。

我于孩童时期被诊断出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因此难以专注,在学校有着功课差、爱捣蛋的问题,是同学与老师眼中的“问题儿童”,但一位老师却发现了我的“与众不同”。并为我安排了三个座位,我一发现自己无法专注时,随时可以转到另一个座位看另一个科目的书。因此我萌生了学习的意欲,而且我的成绩突飞猛进。最后更成功考进台湾最好的大学。

我原本是计划要攻读法律,但最后我决定要改选社工系,使到身边的家人和朋友都感到惊讶。在我大学二年级时,我有机会可以当社工实习,我的工作包括辅导小孩的课业和与他们玩桌上游戏,从中发现游戏可以帮助人们建立友谊。

那一年,我亦开始积极参与学会活动,与孩童时期相比,变得更主动。我开始用更多时间和精力支持我学会组织上的男子部会员。这些努力打开了我生命的境界,更体会到透过帮助他人,自身的生命也会有所成长这个道理。

在我从大学毕业前,我收到一封之前曾经辅导的小孩给我的信,写着:“我没有父亲,但是,你就像是在身旁一直关心的,影响我的父亲。”这使我深受感动,让我更确信要成为注册社工的梦想。之后,我报考社工,却以一分之差落榜。

毕业后,我开始服兵役。受训期间,我一直利用空余时间写明信片,鼓励学会组织上的男子部与大学部会员。结果,我在训练的头两个月内,就寄出两百张以上的明信片。

完成基础训练后,我获派到澎湖的海巡署服役,前所未有的严格挑战就此展开。其中一位长官对我百般刁难。当时我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妈妈寄来的台湾创价学会的报纸。我在其中的一篇报导中读到池田大作的鼓励,他指出透过跨越各种困难,我们会成就真正伟大的生命。这让我决心要“变毒为药”,并以某种形式在现在的处境中,创造正面的价值。

在我完成服役前,我有另一次机会考取社工执照,这次我以全国第十五名的优异成绩通过考试,成为一位注册社工。除此之外,我亦得到之前对我百般刁难的长官的肯定。

做出改变

2015年,林哲宇(左)在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参与世界和平游戏引导者训练课程时,与约翰・亨特(中)合照

1978年,一位来自美国弗吉尼亚(或称维吉尼亚)的小学教师约翰‧亨特(John Hunter)发明了一款名为“世界和平游戏”(World Peace Game)的桌上游戏。这是一款模拟真实政治情境的游戏,让年轻玩家可以了解全球社会相互联系的关系,同时透过处理经济、社会、环境危机与战争的威胁等问题,从中发展批判性思考及互相合作的能力。

看到这部纪录片后,我开始去想透过游戏,对社会产生正面影响的可能性,并希望藉此帮助年轻人发展重要的能力及正面的价值观。

于2015年,我与我的合伙人一同前往美国与约翰‧亨特会面,并参与一个游戏的引导者的训练课程。这个游戏通常是与约30名学生连续进行数天,并由老师进行观察,藉此为以后的教学带来新构思。那年的11月,我与合伙人将这个游戏推广至台湾。在六个月间,我们已举办数场游戏化教学活动,并在多场教师研习中进行推广,向超过600名师生介绍这种游戏。

如池田先生所指导般:“不论培育树木或培育人,为了‘培育’则需相信他‘定会成长’,且需忍耐等待。……如此,信赖的慈爱越深,孩子们也越茁壮成长,生长出‘超越困难努力生存之力’的根。”

来源: 2016年6月台湾创价学会刊物《福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