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凡響──關於人生與領導技能的幾堂課

詹姆斯‧格林寧 澳大利亞

一位好的領袖有哪些特質?他是否具備支持和啟發他人的能力?長號手詹姆斯‧格林寧(James Greening)憑他身為爵士樂手和佛教徒的經驗探究這些問題的答案。刊載於2014年5月的澳洲SGI刊物《從藍而青》(Indigo)。

已故澳大利亞爵士樂小號手基思‧斯特林(Keith Stirling)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有一天,我在上台之前問他:「有甚麼是我需要做的?」他如此回應:「讓我的音樂不同凡響。」在我的經驗中,這種支持他人的決心亦是領袖應有的核心精神。這是個簡單的道理。直到今天,我仍在我的音樂和生活中各方面將這個道理付諸行動。

珍視眼前的人能讓我們從苦難中得到解放。

身為一名樂手,我很幸運能在過去的三十五年間參與許多不同的樂隊。這些寶貴的經驗使我能夠成立自己的四重奏樂隊,並在三年前成立一支七重奏樂隊,演奏我與其他隊員的創作。

無論我是隊員還是隊長,我都採取同樣的態度。為他人伴奏時,我的角色是支持隊長將音樂帶到他們想要的方向,並細心聆聽其他樂手的演奏,與他們配合,讓每個人演奏出不同凡響的音樂。帶領樂隊時,我也以同樣的精神支持其他樂手。兩者都需要一個清晰的方向,需要明確地了解我們為社會所作出的貢獻,需要個人與集體都能取得成功的共同渴望。身為隊長,更顯然的是我需要清楚樂隊的目標並肩負起這個責任。即使我偶爾會因此受到批評,我也需要提醒人們他們有多重要,自信地表達我對他們的信任。這是我通過創價學會的座談會和活動學到的。

展現充滿自信的笑容是我能夠支持隊長和隊員其中一個最有效的方法。無論身為隊長還是隊員,我認為我應該盡我所能使演出順利──例如與音響技術員協商、整理場地的電線避免大家跌倒,或是鼓勵失去信心的人。

演奏會中的詹姆斯

身為樂手,我學到的一個嚴格的概念是聽眾不會關心你的感受。他們只想聽到不同凡響的音樂。不論你感到疲倦、煩躁、痛苦,或是對自己的演出缺乏信心,聽眾的目的是希望從音樂中得到鼓勵、振奮精神,有一個與眾不同的體驗。

著名的音樂家如赫比‧漢考克、韋恩‧肖特、巴斯特‧威廉斯和本尼‧莫平都知道他們的責任是通過自己的音樂與聽眾對話,鼓舞聽眾。這種想透過音樂和生命啟發他人的共同目標與信念能讓音樂家獲得解脫,因而消除疑慮、跨越痛苦。我的理解是,人人皆是如此──珍視眼前的人能讓我們從苦難中得到解放,體會這些苦難所帶給我們的成長。

創價學會的座談會讓我們通過支持其他會員實踐領導技巧。透過座談會,我們能培養悉心聆聽每位會員的分享的能力,我們也充分相信大家的共同願望是在這樣的對話中創造價值。

與音樂表演給予的訓練相似,我們會有因負面情緒、痛苦或煩惱而不想敞開大門的時候,但我們仍舊敞開大門,歡迎抽空前來,希望得到鼓勵,希望能振奮精神的人。池田大作明確地指出我們都有成為生命中藝術的領袖的使命:「超越。不斷超越。創造即,超越古舊的自己,奮不顧身的苦鬥。創造即,與安逸的墨守成規鬥爭。創造即,與失去至今所有成功的不安鬥爭。創造即,『踏進未知領域』的冒險。」

詹姆斯‧格林寧自七歲開始演奏長號。他於1980年代初期移居悉尼,成為專業音樂人,演奏爵士樂和拉丁舞曲,更是電視節目的樂隊成員。他與他的四重奏樂隊,「詹姆斯眼中的世界」(The World According to James)和七重奏樂隊,「格林寧笑臉盈盈」(Greening from Ear to Ear)在不同國際性和當地的夜店和爵士音樂節上演出。格林寧是數個具影響力的澳大利亞爵士樂隊的成員,也為多位知名的澳大利亞歌手伴奏。他亦為一個音樂教育計畫出力。他是澳洲SGI的會員,從1983年開始修行佛法。